欢迎进入亿融金融控股集团
 
   
国际油价:树欲静而风不止
来源: | 作者:hkwd77b3e | 发布时间: 2023-04-03 | 139 次浏览 | 分享到:

石油历来被称为“大宗商品之王”,因为石油的用途非常广泛,它又有“工业血液”“百业之王”的美誉。然而,近年来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推动全球能源市场深刻变革,由此带动国际金融市场随之联动——石油自身兼备的商品属性、金属属性以及明显的政治属性共同作用,彼此影响加深。在此背景之下,国际油价多年前相对平稳格局已被打破,油价大幅波动正在更趋常态化。

  举例而言,今年3月上旬,国际金融市场大幅动荡,硅谷银行破产、瑞士信贷“爆雷”等加剧了金融市场的波动,在市场恐慌情绪的带动下,国际油价大幅下挫,日跌幅高达4%的现象屡见不鲜。但随后,美国政府终于找到了硅谷银行的“接盘侠”——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发表声明称,与第一公民银行达成收购硅谷银行的协议;国际油价大幅反弹,一夜之间暴涨超过5%。

  如果把观测的时间拉得更长一些,国际油价“过山车”现象在去年表现得更为明显。去年年初,由于俄乌冲突“黑天鹅”飞出,欧美多国随后展开对俄制裁计划,市场对石油供应风险的忧虑情绪骤然升温;国际油价大幅冲高,波动剧烈,布伦特原油价格在3月8日创下127.98美元/桶的高位。但此后,美国协同多国释放战略储备,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10天内暴跌8.74%,在4月11日跌破100美元/桶。4月12日至6月9日期间,欧盟计划全面对俄罗斯原油施加制裁的消息传出,再次引发供应忧虑,布伦特原油期货涨幅达17.61%。但好景不长,伴随着美联储宣布30年来最大力度加息,甚至连续进行高达75个基点的加息操作以及全球经济衰退预期增强,国际油价再度呈现下跌态势,布伦特原油期货在去年12月跌至全年低点,7月以来的跌幅达27.91%。整体来看,2022年国际油价相较于2021年大幅上涨,全年始终处在大幅震荡中,最高点127.98美元/桶与最低点76.10美元/桶相差近53美元/桶,实在令人咋舌。

  随着2023年第一季度已经接近尾声,国际油价大幅波动的特点预计在未来3个季度将延续。首先,国际能源贸易和供需格局发生的变化会给国际油价带来不确定性。在俄乌冲突等因素影响下,国际油气贸易流向由“逆时针”转向“顺时针”,亚太与欧洲供应来源转换,欧洲油气“脱俄倚美”,俄罗斯油气出口“转东向南”。美国与欧佩克形成两极格局,成为全球新增产量的主要来源。相对而言,2023年,原油市场供应端仍显偏紧。沙特及欧佩克多个成员国已经表态无意进行增产,且200万桶/日的减产力度确定将延续至2023年。但这种格局会持续多久尚待观察。

  其次,地缘政治风险卷土重来的可能性犹在,这可能会刺激国际油市投资者的敏感神经。今年,俄乌局势和伊朗问题是主要的地缘政治风险关注点。当下,伊朗解禁谈判仍显艰难,虽然市场预计俄乌冲突不会旷日持久地延续下去,有可能会在2023年迎来大结局,但最终会否再度飞出“黑天鹅”,目前很难断言。

  再次,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存在变数,由此可能会带来原油需求的不确定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从3.6%下调至2.9%,将欧元区2023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2.3%下调至1.2%,将美国2023年GDP增速从2.3%下调至1.0%,且表示经济衰退的风险在2023年尤为突出,通胀飙升将对美国和全球经济构成“系统性风险”。令人不安的是,在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疲弱之下,欧美银行业风波反噬欧美经济,从而将其拖入深度衰退的可能性仍在。因此,整体来看,2023年,全球经济前景究竟是更好还是更差,也会导致国际油价起伏不定。

  最后,美欧累积激进加息风险,可能会给国际金融市场带来负面冲击,由此触及投资者的敏感神经,从而加剧国际油价震荡风险。国际原油作为基础大宗商品,其价格的大幅抬升带来的影响,不仅会通过抬升运输成本助推通胀,还可能通过产业链上下游的传导影响通胀。去年,美国遭遇了40年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广受关注的通胀指标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涨幅在同年6月达到9.1%的峰值后,一直保持在高位,持续“高烧”的通胀不仅让美国经济承压,更是让美联储寝食难安。今年3月,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到4.75%至5%之间。这是美联储2023年以来连续第二次25个基点的加息,也是美联储自去年以来连续第9次加息,累计加息幅度达到475个基点。

  目前,美联储本轮激进加息对美国金融市场和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正日益明显。3月早些时候,美国硅谷银行和签名银行的突然倒闭,令美国银行业一度“风声鹤唳”;随后瑞信再度“爆雷”,更是令欧美银行业“警铃”大响。即便美联储采取了一系列纾困政策,但目前这些措施效力几何尚存变数。未来,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市场风险还有进一步上升的可能性。在美联储高利率政策之下,2023年,国际油价可能难以重返偏高的价格区间,百元以上的三位数油价或已成为历史,但欧美银行业动荡风险仍旧会成为重压国际油价的一大因素。